欧冠

渡鬼者 第99章 被绑

2020-01-16 18:11:37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渡鬼者 第99章 被绑

既然没有少东西,傅筱琬也懒得和物业计较了,加上想和刑钧私下商谈,所以挥挥手让物业闪人,物业见业主不计较,当然是巴不得了,立马听话的闪人了。

刑钧见状也让其他警员先回局里去了,自己一人留了下来。

屋里已经被整理得和原先一样,游牧和傅筱雅隐约明白了这次家里进贼有些特殊,所以安静的在沙发上坐下,准备听个究竟。

所有闲人全都离开后,刑钧直接关上了门,脸sè有些凝重的说:“这次的盗窃不寻常!”

傅筱琬抿唇疑惑的道:“你的意思是,这小偷是有目的来的,并不是真正的小偷!”

“没错,如果是小偷,别墅里不可能没少东西的!我想小偷是在寻找什么东西,你家里有什么特殊的东西?”刑钧缓缓说道。

“特殊的东西,没有啊!”傅筱琬不假思索的摇头,家里有什么东西她还不知道嘛,哪有什么特殊的东西。

傅筱雅在一旁听着,狐疑的说:“婉姐,会不会是奶奶有留下什么特殊的东西,而你又不知道的啊!”

奶奶留下的东西?傅筱琬一愣,脸sè有些迟疑:“这,应该没有吧,奶奶没有和我说过啊,要不,晚上我问问奶奶!”

游牧却猛然想到一个可能性:“你们说,会不会是和老丁有关,那个什么丁什么仁的不会是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了吧?”

这话一出让刑钧和傅筱琬都惊住了,两人脸sè顿时沉了下去,思索这个可能性有几成。

傅筱琬眼珠子转了转说:“我今天原本没打算出门的,只是昨天公司财务部的一个同事突然邀我今天一起逛商场,我推脱不了才去的,而且今天筱雅和游牧都在我这,后来他们凑热闹也跟着去商场了,实属他们临时起意,而且要进我们这个小区,没有提前计划好是轻易进不来的。事情倒是很凑巧,只是这都是巧合,应该不会是丁伟仁做的手脚吧!”

傅筱雅和游牧闻言不约而同的点头,是啊。他们是临时起意去的,难道这个丁伟仁还能算到他们也跟着出去不成。

刑钧想了想也觉得这筱雅和游牧的离开不是丁伟仁能刻意安排的,只是不怕万一怕一万啊,他提醒道:“要是丁伟仁一直都知道你们两在屋里,看到你们走了才让人进来翻找东西呢。这事还是得小心一点的好,如果真是丁伟仁的手脚,那筱琬你的身份暴露了,不宜再待在那公司了!”

傅筱琬想了想,反正丁鸿已经对丁伟仁起了疑心,她待在公司也没什么事了,主要是想找找丁伟仁的证据,可如果丁伟仁真的怀疑她了,那她肯定是找不到什么证据的,反而很危险。一举一动都暴露在丁伟仁面前。

再想想丁伟仁对她的态度,之前一直都没有什么交谈的,结果突然把她升职秘书,后又毛手毛脚,再将她扔到财务部,最后财务部小丽邀约游玩,家里遭贼了,这一切此刻仿佛连成了一条线,是针对她来的。

沉思了片刻傅筱琬果断道:“那我明天去辞职,如果这不是丁伟仁做的。我突然消失不去上班,反而会引起他的怀疑。”

傅筱雅在一旁听得很是担忧,婉姐这是帮什么鬼完成遗愿,竟然惹上了这么大的麻烦。游牧却是有些汗颜,貌似,他是傅筱琬花钱请的保镖来着,好像一点用处都派不上啊。

刑钧不知众人的小九九,听傅筱琬决定辞职欣然点头:“我回警局后也会安排人2小时保护你,你自己小心一些。发现有什么异常及时通知我!”

“这个倒是不用,我自己也学过几招,而且我已经有保镖了,游牧驾照快到手了,到时候他会全天性的保护我的!”傅筱琬觉得自己离开公司没什么大危险了,将事情全交给刑钧吧,只要找到线索抓了丁伟仁,她的任务也完成了。

至于怎么找线索,不好意思,她也不知道,这是警察的工作了。

游牧下巴扬起,是嘛,他是保镖,很尽职的,一定会保护好筱琬的。

“好吧,尽量不要单人行动,有什么需要联系我!”刑钧也没坚持,毕竟现在只是怀疑丁伟仁知道了些什么,应该不至于这么快对傅筱琬下手,他回警局后调查一下丁伟仁最近的行动,看看他到底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。

刑钧还处于上班时间,所以简单的商谈了一会儿回去上班了。

人走后,傅筱琬眼底闪过一抹异sè,想到了一个办法能找到丁伟仁到底知道了什么,不过这需要周一才能实行,周末还是好好休息吧。

傅筱雅则是担心的看着沉默的筱琬说:“婉姐,你别逞强,让刑警官派人来保护你,这样我也安心一些!”

傅筱琬摇摇头:“放心吧,我有分寸。”

她觉得,周日自己不出门了,一直在小区,出不了什么事,周一去辞职,然后整天和游牧在一起,丁伟仁哪有机会对她做什么。

而且,她打算周一去公司,让守在丁鸿身边的老丁去守着丁伟仁,到时候丁伟仁的一举一动她都能知道,还怕丁伟仁对她不利么。

然而,梦想是美好的,现实是残酷的,傅筱琬怎么也想不到,丁伟仁不等周一对她下手了。

周末,傅筱雅还在筱琬这待着,游牧则是去拿驾照。傅筱琬找关系让他考试并且领取驾照。

屋内只剩下两个女生,傅筱雅在游牧走后显得有些低迷,兴致一直不是很高,傅筱琬则是在上,想看看最近有什么死亡消息没。

现在的她觉得有点无聊了,不用去学校,又不用工作,只能寻找鬼魂去完成遗愿了。

“扣扣扣!”在此时,房门被敲响了。

两女茫然望向门口,对视一眼都在猜测是谁来了。

游牧,不可能这么快回来的,才出去没多久呢。

刑钧。也不会,他要来肯定会提前来个的。

可傅筱琬认识的人有限,能想到的人都想了一遍,愣是猜不到会是什么人现在上门。

而傅筱雅更是猜不到了。毕竟这不是在她家,是婉姐的家,婉姐来什么客人,她哪猜得到呢。

加上小区里陌生人不能随意入内,真要上门拜访保安会打询问一番的。所以傅筱琬和傅筱雅此刻很迷糊,是谁呢?

两人都没多想,傅筱琬当下起身去开门,傅筱雅则是好奇的探头往门口望了望缩回脑袋,反正不是游牧,她也懒得看是谁了。

傅筱雅靠在沙发上等了一会儿,没听到门口有人说话,也没见傅筱琬回来,她不禁有些好奇了,是谁啊。还跑门口去说话不成。

想了想,她从沙发上蹦了起来直奔门口,想去偷听,可是快到门口了,也没见人影,她想肯定是到门外去了,什么嘛,还这么神神秘秘的。

心中越发好奇,她快速跑到门口,头颅往外一伸。惊讶的发现,没人!

人呢!傅筱雅脑袋当场司机了,婉姐开个门不见人影了,人哪去了!

她顾不得偷不偷听了。整个人跑了出去,在屋子左右边都找了一番,依旧没有看到任何人,立马吓得脸sè发白。

婉姐不见了!婉姐被绑票了!

报警!

傅筱雅还算反应快,没有吓得不知所措,立马反应过来报警。整个人犹如脱兔猛地窜进了屋里,拿起给刑钧打,打比打11快多了,不需要经过各种的询问。

“喂,刑警官,婉姐不见了!”虽然反应快知道要报警,可傅筱雅还是吓坏了,只记得说这么一句话,别的都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刑钧一接到吓坏了,傅筱琬怎么出事了,他连忙道:“别急,我立马赶过去,还有,你立马联系保安,不要让任何人离开小区。”

“好,好,我知道了!你快来!”傅筱雅担心的眼眶都红了,怎么会发生这么可怕的事情。

不过怕归怕,傅筱雅还是听话的立刻联系了保安,通知保安傅筱琬被绑票了,立马封锁小区,不允许任何人出去。

保安也是吓得脸发白了,昨天傅小姐的别墅遭贼,今天连人都被劫走了,这对小区的影响多大,真要出什么事可怎么了得,当即立马封锁了小区所有的出口,不允许任何人出小区。

同时保安也很识趣的将今天的录像调了出来,以及今天所有进入小区陌生人的登记记录也准备好了,心慌的等待着警察的到来。

在等待刑钧到来的同时,傅筱雅整个人没了主心骨,哭得眼泪汪汪的,最后终于想起了自己能依赖的人,游牧,她立马给游牧打,告诉她傅筱琬被绑票了,让他快点回来。

游牧一听这话哪还顾得上去拿驾照啊,二话不说掉头往回赶。

刑钧先赶到小区,门口的保安一见是刑钧来了连忙迎了上去,主动的将录像以及出入登记记录交给他,因为是周末,加上现在还是上午,出去的记录很多,进入的记录是极少的。

“小张,小罗,你们留在这排查嫌疑人。小李,小邓,跟我去事发现场!”刑钧心急如焚,可还是井井有条的吩咐着。

来到了别墅,刑钧看见傅筱雅一脸焦急的等在门口,他快步走了过去。

傅筱雅看到刑钧眼泪又忍不住的哗哗往下流,慌乱的说:“刑警官,你快救救婉姐!”

“别急,你先和我说说是什么情况?你们一直在家里,怎么还出事了?”刑钧也是纳闷,这犯罪分子太大胆了,直接上门绑人啊!

抹抹眼泪,傅筱雅哽咽着说:“本来我和婉姐一直在家里休息的,后来门铃响了,婉姐去开门,我等了一会没听到动静也没见婉姐回来,跑出来看了一眼,结果婉姐不见了!”

刑钧听完后点点头,随后扫了一眼屋子附近的监控摄像头,吩咐道:“小邓,你通知小张,先查一下这附近的监控。看看有什么可疑人物。小李,你在附近勘察一下。”

因为事发突然,刑钧临时叫来的人手只有个,人手是少了些。可他也没办法,只能让黎梦尽快的通知更多的警员过来。

傅筱雅紧张的问道:“婉姐不会出什么事吧?”她的脑海里瞬间滚过各种画面,撕票啊,要赎金啊,总之结果都是很悲惨的那种。

刑钧安慰道:“你别紧张。我一定会救出傅筱琬的。你情绪太激动了,还是先进屋休息一下。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!”

“我!”我现在哪能安心休息啊,傅筱雅很想怒喊一声,可想到自己这样只会妨碍警察办案,便收敛了情绪乖乖的回屋,当然不是休息,而是紧张得在屋里来回踱步。

而刑钧这头,位警员很快的汇报着情况。

一:傅筱琬别墅附近的摄像头都被人动了手脚,录像自然也没有了。

二:出小区的人很多,不过大多都是小区的业主。而且离开小区的时间大多都是在傅筱琬出事之前,所以这些业主的嫌疑是排除了的。

三:进入小区的陌生人今天只有一波,称是来修理宽带的,目前已经离开了小区,不过离开时间是在傅筱琬出事之后,小区封锁之前。

当下刑钧将注意力所在了这所谓的修宽带的维修人员上,他询问物业,小区内是否真有业主报修宽带。

物业坚定的点头,表示确实有,而且已经对他们交代了。所以他们才直接放行的,不然没有业主的交代,保安是不会放行的。

随后刑钧要来了那报修宽带业主的,询问了他们联系的是哪家修宽带的。

那业主得知是警察办案。立马配合的说了是哪家的宽带。

随后刑钧又给那宽带维修的公司打,询问今天派到这小区的维修人员有哪些,什么车子,什么时间上门,现在人又在哪等问题。

维修公司老实交代,派来的有个维修人员。车牌号是xxxx,具体时间不清楚,因为维修人员手里有几个单子,他们先去哪公司也不清楚,至于人在哪,公司表示可以现在联系询问一番。

刑钧也不客气,直接要来了维修人员的联系,并且打到警局,让技术人员立马搜索xxxx车牌号车子的行踪。

打过去,没人接听,刑钧明白,作案的人是这群所谓的维修人员。

此时游牧赶了回来,见刑钧在屋外忙碌着,直接点了个头打招呼,然后冲进了屋里,安慰那个受惊过度的傅筱雅。

刑钧见游牧直接冲进屋子,只是随意的撇了一眼没有说什么,毕竟屋里还有一个需要安慰的人,而且警察办案,游牧也帮不上什么忙,他也只是收到消息赶回来的。

只是刑钧没想到,游牧才冲进屋子里,下一秒立刻冲了出来,他脸上满是喜sè的喊道:“刑钧,我有办法找到筱琬!”

刑钧惊讶回头看向游牧,却见游牧对他不停的使眼sè,他心里一咯噔,想起来一件事,游牧和筱琬一样能看见鬼,他连忙上前拉过游牧小声说:“怎么回事?”

游牧脸sè满是意外的道:“是老丁,他留了记号,我刚才一进屋子看到了他留下的记号,我想他肯定跟着傅筱琬了,我们只要顺着记号肯定能找到筱琬。”

“那还等什么,赶快行动!”刑钧真的没想到鬼还能派上这样的用场,不过当务之急是找到傅筱琬,他怕筱琬出什么意外。

“我也要一起去!”傅筱雅脸上的泪已经干涸了,眼神坚定的出现在门口,她是女生,万一婉姐有什么她更方便照顾一些。

刑钧犹豫了一下也点头答应了,时间紧迫,没时间去争执这些,当下他让警员全部,然后他充当司机,游牧坐在副驾驶座指路。

回到半个小时前

周末的关系,丁鸿没有上班独自一人待在家中,他闲着无聊开始玩,看看,看看足球。

看累了他准备休息一下,手指却意外按到了拨号键,记录里显示了一排联系人,而傅筱琬的名字在前三。

心中一动,他猛然间记起来,他以前接过一通。虽然说是打错很快挂断了,可现在想起来,他突然觉得,那声音好熟悉。低头再望了一眼联系人,傅筱琬。

对了,是傅筱琬的声音,没错,是筱琬的声音!

世界真是小。傅筱琬竟然是那个打错给他的人。

原来他觉得熟悉感是因为这个么,丁鸿不禁嘴角弯起笑了起来。

突然间他来了兴致,想去找傅筱琬,于是乎丁鸿直接离开了住所驱车前往傅筱琬的家。

当然,这个家不是指傅筱琬所住的别墅,而是之前演戏的那对演员夫妻的出租房。

傅筱琬没想过丁鸿会主动来她“家”找她,毕竟只是充当临时男友,又不是真正的男友,她哪能想到丁鸿会突发奇想的过去找她,而且还是想给她一个惊喜。没有提前联系她。

如果丁鸿提前联系她,她肯定会找个借口说自己不在家啊,或者说再请那对夫妻让出房子。

当然,眼下的情况是,算丁鸿提前通知傅筱琬,傅筱琬也没法有所准备,因为她已经被绑、架了。

丁鸿情绪有些兴奋的驱车前往傅筱琬的家,想到自己对傅筱琬说,我记起来了,你打错过给我。随后傅筱琬一副惊讶尴尬的样子说这么巧的画面,他觉得想笑。

很快,丁鸿来到了傅筱琬家的楼下,他抬头望了望顶楼。看了眼大门的密码锁顿时有些无语,他还想来个惊喜的,结果还是要按门铃,不然他连大门都进不了。

算了,按按吧,到这了也算是惊喜了吧。

正准备按门铃。恰好一对夫妻走了过来,他们直接开锁然后进了大楼。

丁鸿暗喜,看来惊喜还能继续,他连忙拉住门避免门锁上,然后快速的进了大楼,直奔顶楼。

因为心情好的关系,爬楼梯也没觉得那么辛苦了,丁鸿迅速的爬到了顶楼,站在了傅筱琬家门口,深深吸了口气,然后敲了敲门。

“是你!”门吱呀一声开了,是演员夫妻的妇人,她看到丁鸿的第一眼是意外,然后迅速反应过来,那位请她扮演父母的小姐可没交代过今天还要演戏啊。

旋即妇人眼里闪过一抹尴尬为难之sè,讷讷道:“哎呀,你怎么来了,怎么没提前说一声呢。”

“阿姨,你什么时候来的!”丁鸿也很是意外,傅筱琬父母不是才走么,怎么这么快又来了。

“啊,这个...”妇人头大了,准备随便编一个借口。

“妈,你和谁说话呢!”此时妇人的女儿出现,一脸狐疑的打量着丁鸿,心想妈妈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个人了。

丁鸿一愣,看了看出现的年轻女孩,心想,怎么傅筱琬还有个姐妹不成,怎么没听她说过啊,不过旋即他自嘲起来,傅筱琬没必要和他说自己家的事情,没说也是正常的。

他看着女孩打招呼:“你好,我是丁鸿,是傅筱琬的~~男朋友!”

妇人顿时头皮一麻,觉得要遭。

果然,女孩听了丁鸿的话一脸的莫名之sè:“傅筱琬,谁啊,我不认识,妈,你认识的?”

丁鸿呆住,什么,不认识傅筱琬,可这个妇人不是傅筱琬的母亲么,这个女孩也喊妇人妈妈,可这女孩说不认识筱琬,呃,什么情况,有些迷糊啊!

妇人讪讪的推了推女孩道:“大人的事,小孩别管,你先回屋去,妈妈还有事!”说完推搡了女孩几下。

女孩有些不满的嘟嘟嘴,可还是听话的进了里屋,心中很是好奇,这个傅筱琬,谁啊?

丁鸿见女孩走了,才木讷的问道:“你女儿,不认识傅筱琬?”

妇人干笑两声,一脸为难之sè,悻悻道:“其实吧,这事是有原因的!”

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傅筱琬,难道是你的私、生、女?”丁鸿说出心中的猜测,毕竟这年头私、生、女太常见了,只是他没想到,这对看起来这么老实的夫妇竟然也做出这样的事情。未完待续。

通河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
龙南县中医院预约挂号
福州治疗阳痿医院
南阳哪家癫痫病医院好
湛江那个医院看白殿风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