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BA

神门 第七百七十七章 一夜私混,更加无耻

2019-12-04 03:43:33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神门 第七百七十七章 一夜私混,更加无耻

平阳似乎还想继续再说点什么,可是,在看到方正直脸上那认真的表情后,她后面的话终究还是没有再下去,只是将嘴唇再次咬紧。

寂静,夕阳落下,第一颗星辰亮起。

时间慢慢流逝。

渐渐的,明亮的月光从天际洒落,在两人的身上洒上淡淡的银光,又在地上投出两个有些修长的身影。

方正直并没有去打断平阳的话,但平阳却没有再开口,两个人只是静静的靠在一起,望着天空中一颗颗亮起的星辰,还有那一轮明月。

雨后的草地有些湿润,地上带着水渍,但是雨后的花香却更加醉人,有着一种混合着泥土和露水的芬芳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方正直的眼睛开始慢慢的闭上,轻轻的拥着平阳,将身体靠在石头上,享受着这宁静的夜还有迷醉的花香。

而平阳的眼睛也在这个时候微微的眯了起来,原本有些急促的呼吸也开始变得平缓,淡淡如兰的湿香从粉嫩的嘴唇中吐出。

两个人就这样躺着,在月光和星辰下,在充斥着寒气的寒潭边,在沾满雨露的草地上,静静的躺着。

这一夜过得并不算太快,但是,却也并不算太慢。

没有喧嚣和战斗,但无论是方正直还是平阳,脸上都有着一种满足,一种对于“静”的满足。

明月渐渐落下,星辰渐渐消失,一抹淡金色的朝阳从天际亮起

,将昏暗的夜慢慢的照亮,在天空中染上淡淡的金红。

“平阳,今日的冰魄……咦?你是何人,胆敢擅闯凌云楼!”一声不合时宜的声音在寒潭的上方响起。

打破了这一夜的寂静。

可以听得出来,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,而且,明显有些震惊,毕竟,眼前的一幕确实让她的内心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平阳竟然和一个外人依偎在一起,还是一个男子,这是从平阳到达凌云楼后,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。

可是,她又确实看到了一个男人,而且,这个男人正与平阳躺在一起,躺在寒潭边,看起来似乎还睡着了!

“呃,天亮了啊。”方正直缓缓的睁开眼睛,望了望天空中已经露出来的朝阳,感觉上就像是完全没有听到寒潭上方的声音一般。

“嗯……”平阳的身体依旧靠在方正直的身上,没有马上起身,只是将清彻如水的眼睛微微睁开,粉嫩的嘴里轻轻的动了动。

“今天的天气还不错。”方正直继续说道。

“嗯。”平阳再次点头。

“大胆,你们俩个听不到我的问话吗?平阳,你不过是一介罪奴,竟然敢勾引外人进入凌云楼,可知道是何罪过?”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“真呱燥,要不然,我们换个地方吧?”方正直看了一眼怀里的平阳,依旧没有看一眼寒潭上方的女子。

“去哪?”平阳问道。

“领罪去呗,你没听她说吗?你现在是一介罪奴,我是你勾引进来的外人,按照凌云楼的规距,我们俩现在肯定是跑不了啦。”方正直一脸理所当然道。

“跑不了?”平阳听到这里,也愣了一下,随即,突然间便笑了起来,仿佛极为开心:“哈哈哈……是啊,我们跑不了啦。”

而这样的一幕,落在寒潭上方一身碧绿裙装的女子眼中,就多少有些不思议和疑惑,不过,她还是很快的警觉起来,一只手直接就按在了腰间的长剑上,毕竟,她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领罪领得这么开心。

“谢谢。”平阳在笑过后,不知道为什么,神情突然变得有些正色,清沏的眼睛望着方正直,目光中有着一种视死如归的坚定。

“谢我?为什么要谢我?我现在可是犯了凌云楼规距的人,就算有什么事情,我也只是属于在自救而已。”方正直摇了摇头,一脸的轻松。

“我知道。”平阳点了点头。

“那就走吧。”方正直缓缓起身,然后,也伸了伸懒腰,又扭了扭屁股,顺便还用寒潭的潭水简单的洗了个脸。

他自然知道平阳心里的顾虑,同样,他也知道平阳心里的期待,他更明白平阳心里充斥着的各种矛盾。

所以,他并没有选择在平阳说出那番话的时候再继续安慰和劝说,他只是选择静静的等下去。

等着朝阳升起,等着被凌云楼的人发现,等着被带走定罪,等着一切事情都顺其自然的朝前走。

正如古语中说的,大道至简,归于自然。

“作为一名强大的圣境强者,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,虽然我只是一介罪奴,可是,我还是很厉害的!”平阳看着方正直终于折腾完后,也开口笑道,脸上的表情明显比昨夜要轻松很多,

“所以,我应该躲在你的身后?”方正直反问道。

“这是当然。”平阳一脸自信。

“呵呵……那公主殿下待会可一定要保护好我噢!”方正直轻轻一笑,也慢慢的朝着寒潭上方的女子走去。

而此刻站立在寒潭上方的女子,则是已经呆住了。

这并不是因为她再次被方正直和平阳无视掉,而是因为她居然发现平阳的身上已经换了一件崭新的红色长裙,最重要的是,戴在平阳脚下的千年寒铁镣铐竟然……

断了!

断了?!

女子的脸色一片煞白,刚才她因为一眼看到方正直时过于意外,而并没有注意到平阳身上的变化,直到方正直和平阳站起。

若不是因为如此……

她又岂会任由着方正直在寒潭边悠闲的洗完脸?

“你们……”女子望着并肩朝着她走过来的方正直和平阳,脚步下意识的便往后退出两步,同时,一把长剑也唰的一声抽了出来。

“就地处决?凌云楼做事情不该这么武断吧?我觉得多少还是应该讲个规距,我跟你走,但是,你总归要把我带到楼内,给一个解释的机会吧?”方正直看着面前一脸紧张的女子,嘴角也勾起一抹笑容。

“站住!你……你们是如何开了千年寒铁的锁……锁链……”女子的长剑直指方正直的咽喉,脸色更是有些微白。

“锁链?噢,明白了,是要绑起来是吧?没有问题,犯了你们凌云楼的规距嘛,来绑我吧!”方正直一脸恍然,伸出双手。

而女子则是脸色惊慌的再次闪开,对于方正直这种如此配合的“罪徒”,她多少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“不绑?”方正直站立在原地,疑惑道。

“绑!”女子犹豫了片刻,心里也飞快的思索起来,不过,在片刻后,终究还是咬了咬牙,从怀里摸出一根银白色的锁链。

毕竟,她在凌云楼中地位并不高,实力上更是连平阳都不如,那么,绑住方正直对于她而言,利必然要大于弊。

最主要的是,一旦以她的实力将方正直绑住,再发出信号通知其它的弟子,对于她而言,也绝对算是一件功劳。

然后……

就没有然后了!

因为,在女子走到方正直身边,将手中的银白色锁链套上方正直的一瞬间,耳边也响起一声“咚”的闷响。

接着,女子的眼睛也在一瞬间瞪得滚圆,她显然是无法相信,因为,方正直展露出来的动作实在太快了。

快得她根本连抵挡的可能都没有!

不过,结果却已经注定,在摇晃了两下后,她的眼前终于黑了下来,然后,一头栽倒在了地上。

“果然,凌云楼的弟子也跟其它四门的弟子一样天真嘛。”方正直摆了摆手,随手将手里的一根黑棍收回到了怀里,同时,又朝着旁边瞪大了眼睛的平阳笑了笑。

“你怎么把她给敲晕了?”平阳有些不太明白。

“难道,不该敲晕?哈哈哈……你不会也相信我会让她绑了我吧?我可是很注重形象的人。”方正直再次笑道。

“……”平阳的嘴唇动了动,一时间还真有点儿反应不过来,因为,她刚才还真的信了,不过,很快的,平阳也再次笑出了声,而且,这一次还笑得还特别的灿烂,那是一种完全回复到炎京城中时的快乐:“噗嗤,你比以前更加无耻了!”

“多谢夸奖!”方正直撇了撇嘴,对于平阳的赞赏直接就照单全收,随即,也看了看远处的凌云楼:“偷入凌云楼,还和一名罪奴在这里私混了一晚,接着,又敲晕了一名凌云楼弟子,唉……看来是死罪啊!”

“我可不会为你求情。”平阳笑道。

“居然不给我求情?简直就是世态炎凉,人心不古啊,看来这一趟凌云楼之行,我是死定了。”方正直一脸生无可恋。

“那是当然!”

“所以,本公子斗胆问公主殿下一句,你愿意和我一起去领死吗?”

“我……愿意!”

……

凌云楼,金冠傲位于百花之间的一座山丘之上,一条若隐若现的碎石小路,在百花与青草之间自下而上延伸到凌云楼前。

而在凌云楼前,则是有着一块不大不小的空地,周围用一根根木制的栏栅围起,中间种植着五朵巨大无比的奇花。

每一朵奇花都有着五片花瓣,每一片花瓣又有着不同的颜色,红,蓝,黑,金,翠五种颜色的花瓣围绕着一颗如钻石般璀璨晶莹的花蕊。

五名穿着碧绿色长裙,胸口绣着凌云两字的凌云楼弟子,以不同的位置,各守在一朵奇花的旁边,腰间都挂着长剑。

而在五名女子和五朵奇花前,此刻还站着一个身影,有别于面前的五名凌云楼的弟子,这是一个身上穿着一套灰白色布衣的身影。

从脸上的相貌来看,这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男子,但是,在这名男子的脸上,却有着一种自然而然的威严。

只是现在……

这名男子的脸上却多少有些憔悴,嘴唇有些微白,双目更是有些艰难的睁开,很显然是有些虚脱了。

五名凌云楼的弟子各自守在一朵奇花旁边,自然不可能看不到面前的男子,但是,五名凌云楼的弟子却都没有说一句话。

只是各自的守着。

就像根本看不到面前站立的男子一样。

而男子也同样是静静的站立在原地,一动不动,只是微微的咬紧了嘴唇,看起来似乎是在等着什么。

这是诡异中又透着一种平静的一幕。

直到……

延伸到凌云楼前的碎石小路上出现了两个身影,一红一蓝两道身影缓慢的从远处走来,一步一步的走在碎石小路上,充满了笑声,感觉上就像这里并不是凌云楼前,而是野外的花园一样。

“嗯?”五名守在五朵奇花前的凌云楼弟子一瞬间也看到了两道身影,五个人的手倾刻间便按在了腰间的长剑上。

与原本的平静不同,在两道身影出现的时候,五名凌云楼弟子的眼中都是闪烁出一抹锐利的光芒。

然后,这种锐利的目光在看清楚了那道红色的身影后,也开始慢慢的有了一种变化,由锐利变为震惊。

“这好像是那个在寒潭边受罚的罪奴!”一名凌云楼的弟子很快也认出了平阳,虽然,她并不知道平阳的来历。

但是,半年前寒潭边来了一个罪奴,每日为凌云楼采集冰魄的事情,曾经还是在凌云楼中流传过一些时日。

毕竟,在这个罪奴来之前,在寒潭中收集冰魄的事情,通常都是由凌云楼的一些弟子轮流进行。

不过,这件事情在经过半年的时间后,便也慢慢的被人淡忘,再加上楼中有人传话禁止议论此事,知道平阳这个名字的人其实并不多,只有两名轮流前往寒潭边专门负责带回冰魄的人才知道平阳的名字。

当然了,这不是最重要的。

最重要的是,所有凌云楼的中的人都知道,平阳的脚上是有着一副镣铐的,而这副镣铐的材质是千年寒铁。

难道,罪奴被释放了?

这是五名凌云楼弟子脑中同时闪过的一个念头,不过,很快的,这个念头也被她们给否定。

因为,如果真的释放了罪奴,带罪奴过来的人也应该是凌云楼的中人,而不可能是面前那个走在平阳身边的陌生青年。

而且,她们都知道,早上去负责带回冰魄的凌云楼弟子已经出楼了,那么,就说明平**本就没有被释放。

(月初第一天,求月票哟!解释一下昨天晚上没有更新的原因,陪儿子庆生了!)

原研进口治疗前列腺增生
便利妥牌纸尿裤
治疗男性勃起功能障碍药品
他达拉非片长期吃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