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甲

牧仙志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不是我吧?

2020-01-16 19:07:43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牧仙志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不是我吧?

“来了!来了!……”

“姹紫苑的仙子们来了!”

“前头三个仙姿曼妙的,正是童頔,莫琪,龙娴静,以及莫小涵。”

“……”

道牧循声看去,就见童頔等一众师姐妹十余人,自主峰玉桥的一端,妙步娟娟行来。

悬浮的玉盒照出的祥瑞,五彩缤纷的花瓣,自虚空飘落,扑出一条万花道,衬得她们如若天仙临凡。

童頔美眉紧蹙一下,不喜这种花里胡哨的哗众取宠行径。只见她右手挥动香袖,五彩花瓣消失,敞开的玉盒关闭自锁,飞临彬棘兄弟身边,叠摞成山。

哒哒哒,姹紫苑的仙子们,踏步声悦耳动听。声浪无形,却悄然漫开八方,彬棘兄弟的天势被抵消殆尽。

随着童頔她们入场,长青台的梦幻绚丽均不在,一切恢复原本该有的朴素真实面貌。

“咦……”清醒且敏感的正常人,都惊异发现,那些花哨的道术没有,环境回归本真之后,再也没有那种胸闷窒息的感觉。

他们再一次将目光投向长青台,很快就明白其中的道理。虽然心中没有生气,但是眼神变得怪异起来,或好奇,或好笑,或淡漠,或戏谑,或妒忌,相互混杂交融。

“恭喜二位师兄,修为更上一天境。”姹紫苑诸仙子,动作整齐划一,给彬棘兄弟二人,行一个万福礼。

彬棘和彬隆身姿伟岸挺拔,笑面吟吟,很是受用这种感觉。

彬棘还未开口,彬隆已大跨一步,对童頔行一礼,“今年七夕,本尊将再次飞升织女星,只为突破凡体的桎梏,蜕凡成仙。希望童頔仙子,能够跟本尊一道飞升织女星,见证本尊得证大道。”

远处观望的道牧,忍不住扣了扣耳朵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“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待啊!”原本道牧还以为,彬隆直接简单粗暴的表明心迹。

“本以为你二人,方才出关不久,以至于气息不稳。原来你二人已臻至蜕凡成仙的境界,真乃可喜可贺。”童頔面带微笑,双手交叠在腹部,微微一蹲,换之以礼。

语气却不冷不热,拒人以千里之外。

接着童頔又温和自谦的说,自己出身淤泥,凡体腐臭,命格卑微,更是残花败柳一只,经受不住天上仙福。

承蒙彬牧师,以及彬隆的厚爱,她童頔怕自己一身污秽,玷污彬隆纯洁无暇的仙道。成仙之事,她童頔敢都不敢想,儿女情长,更是不敢在心。

何况,在那银河遥远的彼岸,织女星诸天仙子繁多,如夜幕星辰。以彬隆才绝的仙姿,自是不缺道侣。

彬隆闻言,笑容僵硬尴尬。原本以为,自己现在的成就,足以让童頔倾慕。

他长相又不丑,身高也不矮,气质更是不凡,家族背景显赫,自己成就不俗。缘何童頔对他还是如此冷漠,丝毫没有一丝情感波动。

事先安排的托儿,眼看事态不妙,立马在人群中呐喊“结缘!结缘!结缘!……”不惜施展道术,悄无声息的感染他人,扇动他人的情绪。

越来越多的人附和,声音越来越大,凝成一股声啸,响彻天地。好似故意而为之,方圆千里都能够清晰听见,引来更多人侧目。

托儿们以为这样做,是在向童頔施压。始作俑者之一的彬隆,压力也不小。围观好事者们每一次呐喊,就像一个大铁锤,狠狠锤在彬隆心脏,酸痛酸痛。

“童……”彬隆越想越不甘,原本大好的情绪,一下子絮乱,有种撕心裂肺的窒息感。

彬隆才吐出一个字,童頔脸色骤冷,立马出声打断,不耐烦道。她童頔说话委婉,不想说得那么直白,那么决绝。是顾忌彬隆的面子,给彬隆一个台阶下,更是不想让彬师伯丢了脸面,望彬隆能够自重。

“可……”彬隆彻底没了主意,大脑一片空白。

这是童頔说过最重的话,从童頔的口气中听得出,若彬隆再如此胡搅蛮缠,以后连最后的情谊,都没可能存在。

“阿隆,放下吧。”彬棘看不下去,大步走上前,拍拍彬隆的肩膀。

“你……”彬隆猛地回头,凝视彬棘,右手抬起,要甩开彬棘的手,怒斥彬棘他能不能放下莫琪。话到喉咙,喉结上下动,嘴巴已经开了一条缝,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。

无需彬隆甩开,彬棘自己收手,深情看着莫琪,自我嘲弄道,“从莫琪仙子那双美眸的瞳孔里,本尊看到自作多情的自己。”

说着,只见他对着姹紫苑诸位仙子深深行一大礼,风度翩翩,“为诸位仙子造成这么大的困扰,彬某人真诚道歉。”而后,彬棘挥指叠摞成山的玉盒,微微笑道,“这些就当是赔礼,还望诸位仙子收下。”

莫琪与其他姹紫苑仙子站姿不同,双手环抱在胸,鄙夷看着彬棘兄弟,继续讽刺道,彬棘嘴巴里说道歉,实则心理却认为自己是对的,且心里一定认为她莫琪不识好歹。

“你也知道,你们这么做,会给我们师姐妹,造成多大的困扰。”莫琪说话语气,较之童頔更加干脆冰冷,且还带刺。

“你若真诚道歉,就不会让我们收下这些所谓的赔礼,让我们师姐妹落人口舌。”语气越说越乱,夹带冰雪,打得彬棘脸疼。

说着,莫琪伸出左手,一把搂住龙娴静的肩膀,语出惊人。讲道,龙娴静的道君,道牧就不同,道牧是杀了她莫琪的父亲,以及莫琪的弟弟。

道牧就没跟莫琪道过歉,甚至连解释都懒得解释,因为道牧认为自己做的是对的,表里一致。她莫琪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实则心理也认为道牧这么做是对的。

哪怕认为道牧是对的,莫琪也曾经对道牧下死手,以剜心牧刀狠狠扎在道牧心口。道牧非但没有记恨莫琪,反而救莫琪一命。

所有人都问道牧,为什么救莫琪?

道牧直说一句,“我杀人看眼睛,救人也看眼睛。”并没有再说其他,说明道牧冷酷,却不做作,是一个能够坚持坚守自己底线,是一个表里如一的男人。

像这样表里如一的男人,才值得全天下女人去爱。而不像彬棘彬隆这样,整天搞一些小心思,勾心斗角,各种算计的男人,活得累,做他的道侣更累。

“请你们记住,你们是牧道者,不求你们福泽天下苍生,也要做到不主动去算计害人。你们扪心自问,你们做过甚么,能让人为之称赞的事迹?”莫琪眼红泛红,龙娴静感觉到莫琪的身体在不停抖动。

“你们所看不起的道牧,憎恶的道牧,他做过甚么?”

“他有像你们这么骄傲过?”

最后两句话,近乎歇斯底里的咆哮,像是把心中积郁已久的怨气,一下子全都吐出来。

谁说铁娘子,内心坚如精钢?

莫琪只觉看见彬棘那虚伪的脸,都想吐出近日吞服的露水和花瓣。莫琪对道牧的感觉,有多么的凌乱复杂,就对面前彬棘有多么的厌恶。

闻言,道牧愣神一下,又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,回望同样呆滞的两小青年,“莫琪说的人,不是我吧?”

两小青年点了点头,旋即认为点头不对,又摇了摇头,还是觉得摇头有点古怪。

庞洪雨咽了咽口水,好奇看着道牧,疑惑道:“师兄若真是道牧,那莫琪师姐说的那人,就是你无疑。”

“是吗?”道牧听着,总感觉哪里不对。莫琪话语的味道有点怪,听得道牧浑身难受,不自在。

虽然声音很小,但是躲不过,两小青年的密切关注。“听道师兄的语气,更像是丝丝窃喜……”彬果心直口快。

话还未说完,就被庞洪雨一手勒住脖子,一手捂住嘴巴。看见道牧又被长青台吸引,庞洪雨这才松一口气,缓缓松开一脸娇红的彬果。

道牧此刻心情怪异复杂,长青台上彬棘的心情,复杂千万倍。

“唉……”彬棘惋惜长叹一气,直勾勾看着龙娴静,“当初,我真不该把你转予道牧,如此牧医天赋,牵牛星万年不见一个。”

“小女真挚感谢仙长的知遇之恩。”龙娴静重重行一礼,面带微笑,不卑不亢,“若小女还在大黄山,只怕到死,都不会有今日成就。”

“喔?”彬棘心中略有不喜,从龙娴静的姿态,看不出她对自己心怀感激,更看不出她对自己有尊敬,哪怕一丝尊敬。“我大黄山可有怠慢你?”

“小女再谢仙长的厚待。”龙娴静又重重行一礼,并没打算将彬家那些龌蹉当众抖落,接着又道,“大黄山人杰地灵,彬府尤为甚之。于是,小女就显得很平庸了。在那竞争惨烈的环境熏陶下,小女的心志终将会一蹶不振,一生平庸至死。”

说话间,龙娴静对彬隆掷出红薯大小的玉瓶,“若非彬隆仙长,深明大义,将我配予道牧,我也不会有今日……”

换灵丹,油尽灯枯之时,吞服换灵丹,可将万里灵气聚为牧力,重回巅峰状态。

彬隆看着手中的玉瓶,心中就跟自己哥哥彬棘一般复杂。悠悠抬头,扫视姹紫苑诸位仙子,目波荡漾,神情复杂。

长春牛皮癣医院查询
在京都儿童医院做口腔科要多少钱
贵州哪里看癫痫比较好
泉州治疗睾丸炎费用
中山市正规牛皮癣医院
分享到: